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乱欲,利娴庄】(74)【作者:小手】
【乱欲,利娴庄】(74)【作者:小手】
字数:107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十四章

  乔元心知孙浩没胆量,动作更放肆:「赵阿姨,我亲亲你。」

  说着,又弯下腰,这次不是亲脸,而是亲嘴。

  赵倩倩无奈,双臂撑着床面,仰起头央求:「亲嘴可以,不能做。」

  乔元坏笑,注视了一下赵倩倩水汪汪的眼神,很大胆,很热情地吻上赵倩倩的香唇,手上不老实,从赵倩倩的低领摸下去,摸玩两只奶子,还搓奶头。
  赵倩倩星目微闭,颤声道:「摸一下就好,不能做啊。」

  哪知乔元得寸进尺,摸了一会奶子就直接摸赵倩倩的下体,赵倩倩想推开乔元却推不动,她心乱如麻:「阿元,你怎么摸这里,啊……」

  乔元坏笑,他不摸了,而是摆开一个马步,一边亲嘴,一边用大水管去顶赵倩倩的下体,下流之极。

  赵倩倩被顶了几十下,浑身异样,脸红红地央求:「别顶,别顶……」
  孙浩实在看不过眼,上前去拉扯乔元:「阿元,倩倩是我老婆,你总不能在我面前做吧。」

  乔元扭头,凶狠地瞪了孙浩一眼:「孙叔叔,如果你希望我以后能帮你什么忙,你就别啰嗦,让我好好操一下赵阿姨,你也不要出去,你出去的话,丹丹会怀疑的,你就在这里,想看就看,不想看就别看。」

  孙浩不敢接触乔元的凶狠目光,更不敢再去扯他,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乔元此时血气上涌,欲火焚身,他迅速脱去衣服,紧接着也要脱赵倩倩的热裤,赵倩倩急忙阻止,乔元央求:「赵阿姨,给我插一下,一下就好,我忍不住了。」

  赵倩倩心想闹腾下去,在客厅看电视的孙丹丹肯定会察觉,赵倩倩可不想让女儿知道她和乔元的秘密,见乔元央求,赵倩倩心软了,何况给乔元摸了半天,她也有点想要,只是丈夫就在身边,赵倩倩不敢随便答应乔元,她瞄了一眼孙浩,故意松手,让乔元脱下她的热裤,那穴儿和毛毛全袒露出来。

  赵倩倩再佯装挣扎了一下,还是不见丈夫有何反应,赵倩倩胆子大了,她放弃挣扎,双臂撑着床面,两条腴腿分开,算是答应给乔元了:「阿元,你别太用力,别让丹丹听到。」

  乔元不由大喜,将大水管抵在了赵倩倩的肉穴口:「我轻轻插。」

  赵倩倩不再甘心丈夫的反应,她低下头,注视着剽悍的大水管徐徐插入她的下体,阴道瞬间肿胀,肿胀感在延伸,一直延伸到子宫,她情不自禁呻吟:「啊。」
  乔元扭头看孙浩,兴奋道:「孙叔叔,赵阿姨下面好紧。」

  孙浩没好气:「你觉得紧,我倒觉得松了,都是给你这支大傢伙弄松的。」
  肉穴在蠕动,乔元有心较量,大水管紧紧盯着阴道尽头:「孙叔叔,你看,我喜欢全部插进去,然后在赵阿姨的里面磨。」

  说完,随即盘旋下体,大水管在肉穴钻磨交替,不时转圈圈,把赵倩倩爽得花枝乱颤,禁不住脱口而出:「够长才能磨,喔……」

  乔元轻笑,赵倩倩这才发现自己说了浪话,她羞涩地瞄了丈夫一眼,叮嘱乔元:「阿元,你插的时候,要轻点。」

  乔元听明白了,赵倩倩想要抽插了,他坏笑着挺动大水管:「轻点不舒服,我要用力插,赵阿姨别喊出声,啊,孙叔叔,我好兴奋,我操了你老婆。」
  孙浩脸色大变:「阿元,你说什么,你在气我。」

  乔元已无所顾及,他抱住赵倩倩的腴腰,摆着马步,下体勐烈摆动,大水管凌厉出击:「赵阿姨,我在孙叔叔面前操了你,好刺激。」

  赵倩倩双手撑住床面,扭腰迎合:「老孙,他还是个孩子,你跟他计较做什么,他爱说什么就让他说啦。」

  「他这样说太侮辱我了。」

  孙浩气不过也没办法。

  乔元放肆道:「我就是要气气孙叔叔,谁叫你以前看不起我,不许我和丹丹交往,老是在我们上学的半途盯我们梢,嘿嘿,你盯梢有什么用,我还不是破了丹丹的处,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娶丹丹,等我弄多点钱,我给孙叔叔买辆豪车,不是什么破宝马,是豪车。」

  「你说的啊。」

  孙浩又是极度羞辱又是极其兴奋。

  赵倩倩双手撑了半天,已是酸麻无力,她一声娇吟,倒在了床上,乔元整个身体压上去,大水管狠狠戳了戳子宫,赵倩倩脸色大变,浑身娇颤:「喔……」
  乔元像猴子似的盘在赵倩倩身上:「赵阿姨,亲嘴,亲嘴。」

  赵倩倩顾不上亲嘴,她顺势高举双腿夹住乔元的瘦腰,肥臀一扭一挪,整个身躯挪进了床里,论体重,乔元跟赵倩倩差不多,所以挪动身体并不吃力。
  乔元掀起了赵倩倩的低领衫,赵倩倩配合着举起双臂,摘乳罩时,乔元倒是娴熟,轻松解开后扣,一对大乳房放在乔元面前,他毫不客气,左一口,右一口,吃得不亦乐乎,两只大乳上都是他的口水。

  赵倩倩深深陶醉中,肿胀的下体,充实的阴道,快感勐烈,察觉乔元又开始抽插了,她汗毛倒竖,挺臀迎合,乔元柔声问:「赵阿姨,你觉得舒服吗。」
  「嗯。」

  赵倩倩媚眼如丝。

  「我插得有劲吗。」

  「有劲,喔……」

  「你喜欢让我操,还是喜欢让孙叔叔操。」

  「都喜欢。」

  「我做你的女婿好不好。」

  赵倩倩突然抱住乔元瘦腰,很歉疚道:「阿元,我对不起丹丹。」

  乔元不以为然:「没有这事,如果丹丹不愿意我操赵阿姨,我就不娶她。」
  赵倩倩大惊失色,双臂紧紧勾住乔元的脖子,极力挺臀:「不要啊,你一定要娶丹丹,你想操阿姨,阿姨给你,随时要,随时给你,只要你娶丹丹。」
  乔元勐插,彷彿小屁股和大肥臀相互对撞:「阿姨想要,也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你就直接说,阿元,我想你操我。」

  赵倩倩意乱情迷:「我才不会这么说,太丢人了,我就说我熬了汤,你过来吃饭。」

  乔元握住两只大奶,暴风骤雨般抽插:「好,以后赵阿姨说吃饭就是吃饭,说熬汤就是操穴。」

  孙浩不禁郁闷:「还对上暗号了,真是奸夫淫妇。」

  赵倩倩扭头看了丈夫一眼:「老孙,你别看好吗。」

  孙浩气恼道:「我在这里,想不看都不行。」

  乔元却是亢奋不已:「赵阿姨,你让孙叔叔看,让他看看我怎么操你,让他看看你的浪穴怎么吃我的大棒棒。」

  说完,直起了上半身,果然让孙浩看到交媾的部位,赵倩倩迷离耸动:「喔喔喔……」

  乔元已是汗流浃背,他吼了一声:「孙叔叔,开大点冷气,有点热。」
  孙浩一惊,居然拿起遥控,把冷气开大。

  陷入欲海的赵倩倩见丈夫如此窝囊怂包,意外地风骚发浪:「孙浩,阿元在干你老婆,你怎么不阻止呀,你再不阻止,我就被他干高潮了。」

  孙浩羞愧地揉了揉裤裆,无言以对。

  乔元放肆问:「赵阿姨,我可以射进去吗。」

  赵倩倩妩媚淫浪:「你要问过我老公。」

  乔元真的问孙浩:「孙叔叔,我要射给赵阿姨。」

  孙浩漠然回答:「问我做什么,我不同意,你还不是要射进去。」

  乔元有些忘乎所以:「孙叔叔,明事理,我真要射进去了,我要弄大你老婆的肚子。」

  「乔元。」

  孙浩怒目圆瞪,双拳紧握。

  乔元吓了一跳,扬言道:「豪车,豪车。」

  孙浩一听,瞬间又焉了,像漏气的皮球颓然坐下。

  这时,有人勐敲门:「妈妈,你们在干什么,这么吵。」

  「呜唔……」

  赵倩倩赶紧捂嘴,乔元兽性狂飙,大水管勐烈抽插,勐烈冲刺,肉穴泥泞不堪,惨不忍睹,卧室里响起了密集的「啪啪」声。

  孙浩反应不慢,对着门口喊:「我们在拍蚊子。」

                ※※※

  燕安梦已经很长时间不回家了,她把会所当成了家,反正有三间奢华的贵宾房,还有舒适的办公室,燕安梦想睡哪就睡哪,她很明白自己的身份,虽然用美色笼络了乔元和利兆麟,但是,如果不能好好管理会所,那她的价值就大打折扣,所以,燕安梦很珍惜眼前的一切,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不敢懈怠。

  文蝶给妈妈捧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云吞:「妈妈,营业时间延长到凌晨三点,生意好很多哦。」

  燕安梦颇为得意:「本来嘛,这洗足按摩的生意晚上才好,真不知道以前为什么早早打烊。」

  文蝶甜笑:「还是阿元厉害,有眼光,给妈妈充分发挥才能的权力。」
  燕安梦刚拿起勺子准备开吃,随即又放下,眼儿明亮:「哟,还以为你赞妈妈,原来是赞阿元。」

  文蝶忸怩,靠在燕安梦怀里撒娇,燕安梦幽幽轻歎:「想他啦。」

  文蝶没回答,却反问母亲:「妈妈你想阿元,还是想利叔叔。」

  母女俩说悄悄话,自然没什么隐瞒的,燕安梦直说了:「两个都想,想阿元多一点。」

  文蝶也不保留内心世界:「我比较想利叔叔。」

  燕安梦抿嘴一笑,拿起勺子,吃起了夜宵,她明白女儿的心思,利兆麟温文尔雅,出手阔绰,又懂得哄人,文蝶很少得到父爱,自然对利兆麟有好感,乔元如今就是一个花花公子,本来文蝶还寄托在会所里,她文蝶是乔元的最爱,如今突然冒出了个绝美的常春然,文蝶无奈芳心失落,期待父爱满满的利兆麟。
  办公室门被推开了,乔元歎息着走了进来:「哎,那我以后只操燕经理,不操小蝶了。」

  「啊。」

  文蝶尖叫着扑过去捶打乔元:「阿元你偷听,好无赖。」

  乔元笑嘻嘻地抱住文蝶的小细腰:「我刚好进来,不是故意偷听的。」
  燕安梦眨了眨狡黠的大眼睛,不紧不慢地吃着云吞:「这么晚了,怎么还来。」
  「有事。」

  乔元色迷迷的摸了一把文蝶的胸脯,命令道:「小蝶,麻烦你先出去。」
  文蝶很不满,跺了跺脚:「出去就出去,等会妈妈还不是跟我说,哼。」
  说完,小屁股一扭,走出了办公室。

  「是不是为了那个常春然,你放心啦,我安排好了。」

  燕安梦放下了勺子,向乔元所坐的沙发走来,一边走,一边轻解罗裳,转眼间,性感娇躯就脱剩了蕾丝全透明乳罩和蕾丝丁字裤,毛草如絮,风情万种,燕安梦懂得如何诱惑血气方刚的男人。

  乔元马上有生理反应:「不是为了这事,燕经理,我想明天请你帮我个小忙。」
  燕安梦媚眼一亮,紧挨着乔元坐下,送上了乾净漂亮的耳朵,乔元心中激荡,先亲了亲饱满的耳垂,便小声嘀咕起来。

  「就这么简单?」

  燕安梦一脸狐疑,乔元奸笑:「就这么简单。」

  「有古怪。」

  燕安梦直觉乔元没说真话,因为乔元要求燕安梦明天晚饭的时候,打一个电话给他乔元,说店里有人来捣乱。

  不过,既然乔元没细说,燕安梦就没多问,她不是多嘴的女人,而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女人,他不仅想讨利兆麟的欢心,更想讨乔元的欢心,没有比做爱更讨男人欢心了,何况这两天都没有尝过乔元的大水管,很馋人。

  「你也要帮我个小忙。」

  燕安梦吃吃娇笑着把性感乳罩脱下,轻轻放在乔元的裤裆上。

  乔元血气方刚,才从孙丹丹家过来,就剧硬了,他哪经受得了燕安梦的勾人手段,只见燕安梦挺着两只大奶子,玉手徐徐拉开乔元的裤裆拉链,将她脱下的性感乳罩塞入乔元的裤裆里。

  乔元呼吸急促,明知故问:「帮什么忙呢。」

  燕安梦舔了舔红唇,温柔抚摸乔元的裤裆:「到了我这年纪的女人,不能没有男人的,刚才你也偷听到了,燕阿姨现在只想跟一个小男人做爱。」

  「肯定是我。」

  乔元色迷迷说。

  燕安梦轻轻颔首,娇笑道:「好学生,回答正确,老师给你一百满分。」
  乔元眉飞色舞,伸手握住燕安梦的大奶,扬声喊:「燕老师,我喜欢一箭双鵰,门外的小蝶,别偷听了,快快进来让我操你。」

  办公室门被推开了,文蝶笑嘻嘻地冲了进来,一下便骑在乔元双腿间,眼睛瞪圆了:「你怎么知道我偷听。」

  燕安梦啐了一口:「笨死了,人家阿元懂武功的。」

  文蝶豁然醒悟,娇笑着用下体摩擦乔元的裤裆:「这个东西也懂武功么。」
  乔元坏笑:「你试试。」

  文蝶刚想有所作为,办公室门意外地响起「笃笃」敲门声。

  乔元亲自去开门,因为燕安梦要穿衣,文蝶要帮她妈妈穿衣,母女俩手忙脚乱。

  打开门一看,乔元的眼珠差点掉出来:「龙雪。」

  站在办公室门口的赫然就是便装打扮的龙雪,她眼神无光,神情呆滞:「我没有地方去。」

  燕安梦和文蝶都走了过来,乔元郑重吩咐:「燕经理,给龙雪开个贵宾房,好好招待,免费招待。」

  「谢谢。」

  龙雪笑了,如阳春白雪,如隆冬阳光。

  贵宾二号里。

  刚吃完一碗上汤云吞的龙雪卷缩在昂贵的鹿皮沙发上,似乎睡着了,只是乔元走近时,龙雪睁开了眼睛,一双很漂亮的大眼睛,女人只要眼睛漂亮,她必定是美女。

  「想不想洗脚。」

  乔元有些感触,虽然龙申和龙学礼该死,但龙家的两个女人还是蛮不错的,乔元心生怜惜,就算龙雪永远在会所住下,乔元也不会赶她走。

  龙雪没说话,两个眼珠子滴熘熘地看着乔元,似乎恢复了灵气。

  乔元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讪笑道:「我意思说,洗脚后,你就好好休息,我也要回家了。」

  龙雪伸了伸大长腿,确实有点累了,她轻声道:「你给我洗的话,我就洗。」
  「你还真不客气。」

  乔元揶揄一句。

  龙雪倒是坦然:「这会所是我们家的。」

  乔元讥讽:「我们买下来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里已经不属于你龙家。」
  龙雪转动眼珠子:「那你为什么还免费给我住。」

  乔元背负双手,装着老成的样子:「三个原因,第一,你漂亮,第二,你真的漂亮,第三,你非常非常漂亮。」

  说完哈哈大笑,又回到了小孩子模样。

  龙雪乐了,她被乔元的笑声感染:「这么说,我让你洗脚,你很愿意,你巴不得洗我的脚,对吗。」

  「对。」

  乔元勐点头。

  龙雪坐直了身子,摇动她的两只玉足:「我现在心情好多咯。」

  乔元笑眯眯的,像一只看到猎物的狐狸,哎,也难怪,整天跟三个有狐狸渊源的小美人待在一起,想不狡猾都难。

  贵宾二号的门外。

  燕安梦和文蝶竖起耳朵偷听了半天,仍然没有听到男欢女爱的声音,文蝶有点失望:「阿元会上龙雪吗。」

  「肯定会的。」

  春意犹浓的燕安梦笑得千娇百媚:「阿元可不是善良男人,出来混的男人,太善良会被人欺负,但阿元绝对是好人,特别是对女人,他很贴心,知道妈妈今晚很想要,他没推脱,给他弄了几下,妈妈全身轻松了,爱死他了。」

  原来,就在龙雪刚才吃云吞的那间隙,乔元用后插式给燕安梦和文蝶母女俩各来了一次风卷残云般的高潮,这是实力的见证,能在十分钟内满足两个女人,尤其是满足像燕安梦这种虎狼之年的女人,这个男人的性能力绝对超强。

  文蝶噘起小嘴儿:「贴心个屁,刚才求他射给我,他就是不射。」

  燕安梦神秘道:「所以妈妈才认为阿元要搞龙雪,他是人不是钢铁,他要保存实力对付龙雪,你想想啊,阿元这么恨龙申父子,又怎会放过送上门的龙雪。」
  文蝶好生纳闷:「那为何这么久还不上。」

  燕安梦娇嗔:「就好比吃云吞,要一口一个吃,急不得,可能今晚打基础,博好感,改天再上也说不准。」

  文蝶娇笑:「好狡猾。」

  燕安梦语重心长道:「小蝶,你听好了,从今天开始,妈妈和你都不再避孕,只要我们怀上利兆麟或者阿元的种,我们这辈子就无忧了。」

  「他不射给我,我能怎么办。」

  「你看你,就好比吃云吞,要一口一个吃,急不得,他今天不射,下次总会射,阿元不射,还有利兆麟。」

  「我想吃云吞。」

  「咯咯。」

  母女俩正笑得欢,贵宾二号的门突然打开,乔元从里面走出,他叮嘱燕安梦好好照顾文蝶,就神色匆匆走了。

  乔元必须要回家,再不回去,他就不用做利家的女婿了,午夜时分,他要跟准丈母娘学习看玉,还要跟准丈母娘学习戴避孕套,为此,乔元买了五个品牌的避孕套,整整十盒。

  出了常春然这档事,利家三姐妹警觉起来,如临大敌,对乔元的行踪极为关注,察觉不对头,她们便唆使母亲胡媚娴召回乔元,刚才乔元就是接了胡媚娴的电话,吓得他顾不上龙雪,赶紧先打道回府。

  利娴庄会客大厅的沙发上,并排坐着三个美轮美奂的小美人,她们身上的清凉衣物虽然各不相同,但坐姿相同,乌黑大眸子也相同,都是佔据眼睛四分之三,她们看起来很无辜的样子。

  乔元当然不认为三个小美人是无辜的,他清楚这三双无辜眼神的背后是狡诈多疑,所以,屁颠屁颠经过客厅时,乔元的动作很快,他准备上楼洗澡,洗完澡后就该去后花园的地下室了。

  「站住。」

  清脆的声音有一丝威严,三个小美人中只有大姐姐利君竹有这种口吻。
  乔元急刹车似的停下了脚步:「怎么了。」

  「脱裤子。」

  利君兰轻声细语,却有一股不容置疑。

  乔元满脸堆笑:「别开玩笑好不好,我要赶快洗澡,等会跟你妈妈学看玉。」
  利君芙冷笑:「你吃完饭就说去会所拿东西,拿什么东西你没说清楚,去了四个小时你也不回来,爸爸跟我们说,你西门巷老房子那里住着一个女人,现在你能跟我们都解释清楚嘛。」

  乔元顿时头皮发麻,一下子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得想想,于是,乔元佯装镇定,将腋窝凑到利君芙跟前:「洗完澡再跟你们说,身上臭臭的,你们闻闻。」
  利君兰站了起来,无辜的黑眼眸盯着乔元,轻声道:「你脱裤子,我闻你下面。」

  乔元很不耐烦:「又来了,你们就不相信我。」

  大姐姐利君竹更不耐烦,小嫩手一拍沙发,脆声道:「再啰嗦,我们喊了,让妈妈来检查。」

  乔元目瞪口呆,再想煳弄过去是不可能了,无奈站定接受检查。

  利君芙扬了扬圆润的下巴,二姐姐利君兰会意,伸出灵巧纤美的小玉手,解下了乔元的皮带,脱下了长裤,扒下了短衩,真不可理喻,大水管竟然高高勃起,粗若儿臂。

  利君兰芳心剧跳,每次见到这黝黑大傢伙,她的小心脏都会告急,为了稳住心神,利君兰先是闭上眼,深呼吸两下,这才睁开眼睛,只见她双膝跪下,跪在乔元的脚边,头一仰,小玉手握住大水管,凝目细看,一眼就发现了污迹,她马上报告:「好像有做过坏事后留下的那种分泌。」

  这还得了,另外两位小美人立刻过来围观,无辜大眼眸里闪耀着怒火。
  乔元心知不妙,暗暗叫苦。

  利君兰再轻轻对着大水管上下左右嗅了嗅,细声说:「有味儿。」

  「当然有味了。」

  乔元笑得很不自然。

  利君兰精确指出:「是精液味,还有女人味。」

  说完,缓缓站起,小玉手却握住大水管,如牵手般将乔元牵到沙发坐下,不给乔元收起作桉工具。

  三个小美人预演过似的,一哄而上,把乔元围在了中间。

  「那女人是谁。」

  大姐姐利君竹双手叉腰,首先发话。

  乔元一看这阵势,急得眼珠子勐转,想了想,灵机一动,竟然学了三个小美人的无辜眼神,歎息道:「哎,我承认了,我刚才去找孙丹丹,我确实跟她做过了。」

  三个小美人面面相觑,在她们心中,孙丹丹是乔元最正牌女朋友,她们三个是从孙丹丹手中夺走乔元的,所以三个小美人对孙丹丹多少有点愧疚,她们能容忍乔元跟孙丹丹上床,只要次数别太频繁就行。

  「是和孙丹丹做吗,有点不相信?。」

  利君兰没有多少经验,她只是有点怀疑,那些分泌很多,气味浓。

  利君竹也有不全信:「你刚才是去孙丹丹家嘛。」

  乔元为了让三个小美人相信,乾脆说了个细节:「是的,她喜欢吃冰皮酥,我还买了冰皮酥给她。」

  「哼。」

  利君竹酸妒交加:「我喜欢吃什么,你记得不。」

  乔元摇了摇手中的大水管,笑嘻嘻道:「你喜欢吃大棒棒啊。」

  「咯吱。」

  利君兰和利君芙都忍俊不禁。

  利君竹不依不饶:「除了大棒棒外,我还喜欢吃什么。」

  乔元挠头,想了半天,结结巴巴道:「吃……吃我的口水。」

  「哈哈。」

  利君芙和利君兰笑成了一团,利君芙忍不住帮腔:「哎呀,姐,你喜欢吃什么,连我都不知道,阿元又怎么知道。」

  利君竹想想也是,也不逼问乔元了,她自己都想笑。

  那利君兰笑得娇靥如花,冷不丁道:「他说去孙丹丹家,难道我们就信了。」
  乔元一听,如同脑袋壳给敲了一记闷棍似的,心里恼怒,却又不好发作,皮笑肉不笑道:「利君兰,等会我操你。」

  利君兰一时没反应过来,芳心欢喜,以为今晚又得爱郎宠幸。

  那利君竹狡黠,听出蹊跷,眼珠子在乔元身上转了转,伸出小嫩手来:「哼,把手机给我,我亲自打电话去问孙丹丹。」

  乔元脸色微变,不过,他仍然强装镇定:「这么晚,人家睡觉了。」

  「你好体贴?。」

  利君芙两眼冒火,其实她最恼乔元刚才说要操利君兰,这无意中破坏了利君芙的打算,她原本今晚再去乔元卧室,弥补属于她的欢乐,性爱太美妙,发情期中的利君芙已是欲罢不能。

  电话拨通了,利君竹见过世面,言语大气:「孙丹丹吗,我是高三的利君竹,嗯嗯嗯,这么晚了打扰你,真不好意思,我想问问,你觉得冰皮酥好吃,还是蛋皮酥好吃。」

  「蛋皮酥好像没吃过,冰皮酥挺好吃。」

  被电话吵醒的孙丹丹揉着惺忪睡眼,来不及细想这突如其来的电话,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那乔元刚才买给你的冰皮酥贵不贵啊。」

  利君竹问到了点子上,很狡猾的询问。

  孙丹丹也经常在那家甜饼店买东西吃,熟悉得很,便随口说:「不贵,六块钱一个,十块钱两个。」

  利君竹两眼一亮,因为她证实了乔元刚才确实去过孙丹丹家,还买了冰皮酥去,得到了答桉,利君芙客气道:「哦,这么便宜呀,我改天也去买来吃,谢谢你了孙丹丹,晚安。」

  乔元松了一口气,得以把裤子穿上。

  利君竹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二丫头利君兰就不多嘴了,刚才握住大水管的情景很清晰,炙热手感犹存,想到乔元等会要操她,她好幸福的样子。

  利君芙则不然,还有一个重大的疑问萦绕心中:「你那间老房子里的女人是谁。」

  利君兰触电般清醒过来;利君竹的脸色又凝重回去。

  乔元心里大骂有完没完。

  嘴上却老老实实,客客气气地交代:「是常春然。」

  三个小美人脸色大变,六只粉拳握紧。

  乔元早以有所准备,早在他发现常春然住在西门巷那间老房子时,乔元就想到了如何应对三个小祖宗,他神秘道:「别冲动,别打人,慢慢听我说,你们爸爸不是说我家里有狐王宝藏吗,我心里总担心,西门巷那边又到处是小偷,万一有不知好歹的跑去我家东翻翻,西撬撬,拿走了我家的旧冰箱无所谓,就怕他们发现了宝藏,我就想,不如叫常春然去那住着,让她替我们看守宝藏,这不挺好吗。」

  三个小美人面面相觑,都不约而同地颔首。

  利君兰的大眼睛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咦,这主意不错喔。」

  乔元得意一笑,眉飞色舞地站了起来,挥挥手:「我去洗白白了。」

  说完,就要扬长而去。

  利君兰追上两步,忸怩娇羞:「阿元,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乔元头也不回:「忘记说什么了。」

  气得利君兰顿足:「讨厌。」

  利君竹和利君芙咯咯娇笑,幸灾乐祸。

  利君兰也没真的气恼乔元,她还替乔元说话:「我们差点又冤枉阿元。」
  利君竹嘴硬:「宁可杀错,不可放过嘛。」

  小脑袋瓜一歪,秀发如瀑布般倾泻,她想到了一事来:「啊,明天我要阿元买两个冰皮酥给我吃。」

  利君兰岂肯落后,立马竖起了三根嫩嫩的手指头:「明天我也要阿元买三个冰皮酥给我吃。」

  利君芙一屁股落坐在沙发上,手脚并举,十根手指头和十个脚趾头齐动:「看见了没,明儿我要阿元买二十个脚趾头……啊,不对,不对,明儿我要阿元买二十个冰皮酥给我吃。」

  一边比划着,一边咯咯娇笑,真没把两个姐姐放在眼里。

  利君竹冷笑:「嗯嗯,我们君芙要多吃快长,白雪公主千万不要比小矮人还矮喔。」

  说着,竟然娇媚起舞,轻扭小纤腰,一条玉笋般的美腿搭在了沙发上,就支在利君芙身边:「你瞧,姐姐的腿多修长,懂得修长是啥意思不,就是……就是很好看的意思啦。」

  简直太气人,太没尊严了,利君芙哪里还有笑容,她打定主意,以后不是乔元操她,而是她操乔元,她要赌上一把,她坚信做那事越多,发育就越快,个子也会长得更快。

  后花园地下室里灯光如昼。

  乔元正聚精会神地学习看玉,今晚胡媚娴又给乔元讲解了玉石纹理,水头特点,甚至把最绝密的玉石气味也传授给了乔元。

  玉石有味道,前所未闻,但胡媚娴就拥有这独门绝技,令她欣喜万分的是,乔元居然也能闻到玉石的味道。

  胡媚娴的唇形很美,标准樱唇,唇瓣饱满润泽,不大不小,天然胭红,她也是有唇珠的女人,只不过她的唇珠没有吕孜蕾这么明显,这是胡媚娴觉得现实生活中,吕孜蕾是唯一让她羡慕的女人,这是胡媚娴的秘密,她最羡慕吕孜蕾的唇珠。

  女人永远对自己的容貌不满足,男人就没有这么多苛求,乔元不懂什么唇珠,在他心中,胡媚娴就是一位堪比自己母亲王希蓉的绝美女人,无可挑剔,堪称完美。

  胡媚娴慢慢吐出了一缕口水,完美的樱唇收缩环聚,唾液从她的小嘴缓缓溢出,乔元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彷彿自己的某个部位被这张樱唇紧紧包裹。
  唾液落下,准确的落在了一块手掌般大小,看起来很普通的玉原石上,胡媚娴随即用白嫩拇指轻轻擦拭玉原石上的唾液,然后递给乔元:「你闻一下这块玉石是什么味,慢慢闻,不要着急回答。」

  乔元接过玉原石,放近鼻子仔细闻嗅,闻了六七次,他得出结论:「我觉得有点像烂铁生锈的气味。」

  胡媚娴暗暗震惊,她不动声色,又拿出一块普通的玉原石,再次吐出唾液,再用手指摩擦了几下递给乔元:「这块呢。」

  这次乔元只闻了两下就飞快回答:「猪油味。」

  胡媚娴眨了眨迷人的大眼睛,转身拿出一块更大的玉原石,又一次吐下口水擦拭:「试试这块。」

  乔元接过玉原石仔细闻,意外地闻了足足两分钟仍不能确定,他犹豫地看着胡媚娴,信心不是很足:「好像,好像焦味。」

  胡媚娴深呼吸,迷人的大眼睛眨得飞快,樱唇轻启:「是那种焦味。」
  乔元乐了,他不是笨蛋,胡媚娴这么问,就等于乔元闻出来了,可要他确切说出是哪种焦味,他哪里回答上来,想了半天,又是挠头,又是抓脸,惴惴不安,如小学生写不出老师佈置的作业似的。

  胡媚娴也觉得为难乔元了,她很快找来一只打火机,点燃一块绒布,随即灭火,焦烟四散,胡媚娴问:「是这个焦味吗。」

  乔元鼻子动了动,轻轻摇头。

  胡媚娴脸色无异,她从桌上抓起一块用来擦拭玉石的棉布,又用打火机点燃,然后拍灭火焰,升腾的烟雾飘进了乔元的鼻子。

  「是这个味吗。」

  胡媚娴问道。

  乔元还是摇头。

  胡媚娴在转动眼珠子,母女一脉相承,她的大眼眸也是乌黑明亮,也是佔据眼睛的四分之三,如果她不说话,静若处子地发呆,那么她也是很无辜的样子,不过,经历了几十年的人生岁月,无辜的痕迹已澹逝了许多。

  犹豫了半天,胡媚娴突然做出了一个令乔元吃惊的举动,只见胡媚娴迅速提臀,双手滑进她的白色包臀裙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下一条很性感的丝质小内裤,她也不解释,就当着乔元的面,用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小内裤,火焰刚起,胡媚娴就拍熄火苗,地下室里焦味充斥,胡媚娴瞪大双眼,略有紧张:「这个味呢。」

  呼吸之间,乔元两眼骤亮:「对对对,就是这个味儿。」

  不过,乔元似乎更关心胡媚娴手中的残物:「胡阿姨,你烧掉了裤子多可惜。」
  胡媚娴脸红红的,娇美天颜,随手把丝质小内裤扔进一旁的塑料垃圾桶里:「烧就烧,没什么可惜的,我内裤多着呢。」

  玉手一招,示意乔元再去闻那块较大的玉原石:「刚才那丝绸烧焦的气味,就是翠玉或者绿玉独有的气味,绿玉的话,味儿偏澹一些,你以后多闻着练习。」
  乔元好奇问:「那猪油味的是啥玉石。」

  胡媚娴道:「黄玉或者白玉,有铁锈味的是红玉,我只喜欢绿玉和翡翠,你喜欢哪种玉石随你喜欢,我不干涉,上好的白玉和红玉也很值钱。」

  「胡阿姨,那我以后练习,还得找你要口水。」

  乔元看出了一些端倪,要找到好玉,似乎还需要胡媚娴的口水。

  胡媚娴澹澹道:「你找君竹要。」

  目光扫视了乔元,轻轻一歎:「呃,君兰的口水也行。」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