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檬】(10-11)【作者:Demon(w1985jc)】
【小檬】(10-11)【作者:Demon(w1985jc)】
字数:63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

  赵宁对莫小婉赞不绝口,昊阳表示嫂子方晶也很有味道,方晶对阳刚帅气的昊阳早就饥渴难耐了,风骚妩媚地笑着回应他的夸赞,双眼不停地放电放骚,三个人都进入状态了,只有莫小婉还低着头不肯看任何人一眼。昊阳过去抱住小婉安慰她说:「宝贝,没关系的,听宁哥的安排,一会你一定会感到很快乐。」莫小婉还是不说话不抬头,俊俏的脸蛋滚烫羞红。这时,赵宁又拿出一捆红绳和两支毛笔,一个电动按摩棒,接着他对昊阳耳语了几句,昊阳就牵着小婉的手来到沙发旁,把小婉搂入怀中,开始深情的舌吻与爱抚。此刻,爱人的亲密行为是最好的放松良药,被昊阳搂在怀里热吻着,裸露的美背和短裙之下的翘臀被他的大手抚摸着,小婉慢慢放松下来,那对夫妻看着他们,等着一会调教莫小婉。
  她因为紧张而僵硬的身子在爱人的滋润下渐渐柔软,从僵硬到柔软,从柔软到无力,昊阳一边吃着她的舌头一边把她放到沙发上坐下,小婉只顾闭着眼睛仰着头与他接吻,完全不在意有别人在,看那吻的痴缠陶醉的样子是完全进入了状态,昊阳感觉到了她的热情,有点意外这个那么温婉内秀的小女友怎么会在人前比在人后更放得开。深吻在继续,方晶走到小婉身边,用一个黑色眼罩蒙住了她的双眼,湿软中的小檬本能地想伸手去摘掉,却被昊阳抓住双手,继续更用力地吮吸起她的舌头来,直亲的她发出快要窒息一样的娇喘,眼睛被蒙上,双手又被男友温柔束缚,抓到头顶上,接着耳朵被轻吻轻咬,男友温热的气息让她的心都发酥发麻,「宝贝,乖,一会你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乐,让我改变你的观念,让我带你走出来,让我带你到一个全新的快乐世界。」说着,赵宁就把被昊阳抓在手里的小檬的两只手腕捆绑到了一起,小檬感到一丝恐惧,也有一点新奇的刺激,双臂举在头顶,红绳继续缠绕两条玉臂,让它们紧贴在一起,同时,昊阳在抚摸她美丽的身体,手在白裙里面摸了个够,然后分开她双腿,两腿分别被捆绑在沙发的扶手上,随着双腿被分开,包臀白裙也被打开的双腿掀到腰间,没有内裤的遮挡,她美腿中间最美的风情尽收三人眼底。

  「我上了。」赵宁说着,拿起两只毛笔走到四肢被绑住,眼睛被上了眼罩的小檬身边,轻轻拉下她的紧身连衣裙上衣,露出两只娇小玲珑的咪咪,赵宁在心中赞叹着:虽然不大,但是这肤色和光洁度真是没的说,欣赏了一会,便用毛笔在她的乳房上轻轻画着圈,两支毛笔同时进行,时而缓,时而急,时而散到乳房外围甚至锁骨腋窝腹部,时而聚焦在那两颗挺立的粉点……莫小婉这个初夜是被迷奸的性冷淡哪里受过这种调教和刺激,没一会尖锐的呻吟就响彻了整个客房……

  昊阳一边看着,他见过很多女人骚浪高潮的样子,但是莫小婉跟了他一年了,如此模样,他还真是头一次看见,越发觉得事情有意思。这时,赵宁拿出一把剪刀,把小婉身上的白裙从下摆剪开,到胸口,然后让她一抬腰抽出来,昊阳的美丽女友整个裸体就呈现在了他们三个人面前,只在眼睛上戴着眼罩,小脚丫上穿着性感的红色高跟鞋。

  毛笔递给方晶,由她继续刚才赵宁的行为,而赵宁则来到沙发前边,爱抚起小婉的两条美腿,从膝盖到大腿根,手法十分温柔诱惑,摸的莫小婉的心像蚂蚁走过一样,手掌完了指尖,指尖完了再用手掌只轻触到一点,弄的她口中的呻吟已经从刚刚的舒服释放变得有点哀求连连,仰着头往沙发后面,抻长了性感白皙的脖颈,昊阳见状无比兴奋,绕到沙发后面,弯腰俯身从上面吻下来……身躯上被软毛挑逗着,大腿被手掌手指交替刺激着,口舌又被爱人亲吻着,莫小婉的身子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状态,她对于性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渴望……

  赵宁停了下来,也让另外二人停了下来,昊阳问:「小婉感觉舒服吗?」莫小婉还是不回答,但是被捆绑固定住无法自由活动的身子不停轻颤扭动,昊阳看着觉得她从未如此性感。

  待她呼吸均匀了一些,方晶开始用舌头舔她全身,口技那叫一个销魂熟练,舌面,舌尖,用力,轻触,从脖颈锁骨到乳房乳头到玉臂腰腹,那感觉说舒服,比做爱本身都刺激舒服,说难受,就像身上涂满蜂蜜被喜舔的生物爬过啃食……而戴着眼罩的小婉,并不知道给她如此刺激的人是一个女人……DV在记录着一切,她的颤抖扭动,她们骚浪呻吟,昊阳又问:「小婉,想要吗?」「嗯……要……」「要谁?」「要你……昊阳……」赵宁笑了:「你女朋友还真是传统温柔。」这时,方晶脱了那件兔女郎装,用她丰硕柔软的双乳开始在莫小婉的驱赶和四肢上游走,赵宁同时把一个塞子放入她口中,让她只能口齿不清地淫叫,没法表达自己的想法,乳头与舌头不同,这是又一轮新的挑逗刺激,身体进入极度渴望状态几乎失去理性的小婉早就不知道不在乎没有脑子去思考是谁是什么在调教玩弄她了,她只是觉得舒服又难受,极度想被填满抽插被满足,如果手脚能动,她一定自己解决,虽然此前她从没自慰过。

  方晶用双乳给她做完漫游后,又像条母狗一样跪到了她双腿中间,身子的中心,轻轻扒开她早已湿漉泥泞的鲜肉瓣儿,像狗舔食物一样舔食起来,昊阳看着方晶陶醉的表情,好像比被舔的小婉还舒服,这骚货,昊阳不禁笑了,同时非常羡慕赵宁,如果自己的女人有这么骚该有多好。

  她在舔,她在嗯唔淫叫,他在欣赏,他在笑。

  赵宁走过来,啪地一声拍在媳妇的大屁股上,指了指小婉的红色高跟鞋,媳妇就脱掉那双鞋,淫浪地舔起女孩的美脚来,他则右手摸上混着媳妇唾液的淫水泛滥的薄嫩阴唇,像刚才爱抚刺激她的大腿一样抚弄刺激起她的阴唇来……双唇,阴蒂,单指阴道内轻插,双指阴道内快插,方晶则舔完双脚又把她的母狗脑袋拱到小婉的屁股下面,用舌尖刺激她的菊眼儿,时而捧起她的小屁股,让她悬空在沙发上面,夫妻二人配合着弄着女友的两个穴眼儿,昊阳忍不住来到她身边,解开口塞把硬的像木棍一样的鸡巴塞进了女友口中…………

  每当她被抠挖抚弄的快要来了的时候,赵宁就停下来,如此反复好几次,莫小婉几乎崩溃,每次都距离天堂半步之遥,每次都在那最关键的节点被带回人间,甚至那种反差让她觉得如坠入地狱一般……

  赵宁觉得今晚的调教足够了,达到谢昊阳的目的了,自己和媳妇也过足了瘾了,便放了莫小婉,当然,只是不弄她了,并没有解开她身上的绳子,她还是以如此羞耻的姿态暴露在三个人的眼前,脚上没了那双惊艳的高跟鞋,眼罩被赵宁摘了下来,她深深地喘息着,身子已经停止了欲求不满的蠕动,只剩不轻松的颤抖,无法平息……

  接下来,是三个人的盛宴,这个「性冷淡」,不喜欢性的莫小婉,就这么被固定在一旁,看或者不看,都听得见,感受得到那两男一女的淫乐畅欢…………
               第十一章

  那天晚上回家后,小婉和昊阳配合的非常好,两个人身心都达到了自从他们交往以来未有过的高潮。可是好景不长,莫小婉又回到了从前被奸尸的状态,谢昊阳怒放的心只维持了没几天,就又觉得个她的性爱味同嚼蜡了。

  12月初,小婉接到父亲病危的通知,她连夜开车回到家乡,看着病床上的父亲,小婉哭成了泪人,看着女儿这样,父亲还得笑着安慰她。一连几天,她都陪在病房里,陪爸爸走完了生命中最后的这段时光。几年的时间,她接连失去最爱的人,失去她最爱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最爱她的人。从家乡回到大连,多少天来一直以泪洗面,在她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候,谢昊阳没有给予她想要的,需要的爱护和依赖,他根本不在乎她的心情,依然在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去外面和其他女人厮混。莫小婉伤心欲绝提出分手,以为他会挽留,会收敛,没想到他只是一个哦字,就同意了分手。

  2012年一月,未满26周岁的莫小婉经历了人生中最寒冷的冬天,父亲去世,男友分手,想起那两段爱情,一段被辜负遗弃,一段为了迎合他的喜好甚至接受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最后却都是孤单收场,两段爱情用尽了她所有力气,她还爱的了吗?爱的动吗?她还会,还能爱吗?至此,莫小婉的眼泪几乎流干,心也变得麻木无感,活着本身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吧,还活着,那就活着吧。
  莫小婉租了房子,在偏远城区,工作一如既往的努力,夜深人静时,她会怀念和高昌在一起的那两年时光的甜蜜,工作不忙的时候,她也会想起他。2012年春节,莫小婉第一次没有回家,自己一个人在大连过年。以前经常游泳,练习瑜伽,现在她更喜欢羽毛球,登山等集体运动,无论生活多么孤寂,还是要微笑,要积极。

  三月是登山的好时节,莫小婉参加了一个登山爱好小组组织的活动,大家各自带车或者坐公交车到景区山脚下集合,然后一起进行登山活动。莫小婉第一次参加这种和陌生人一起的集体登山运动,她身穿一套天蓝色棉线运动服,头戴一顶蓝白鸭舌帽,背一粉白两色登山包,脚穿蓝白双色运动鞋,长发已经能扎起马尾,简单地垂在后背中间,清纯的像一个在读的大学生。莫小婉和大家也算认识了有一段时间了,不过一直都没有报名参加集体活动,所以真的见了面,还是有很多熟人的,并不存在聊不来,没人聊等尴尬场面。

  一共二十多人,队伍拉的很长,慢慢地就走散开了。小婉在队伍的中间位置,独自攀爬着,忽然一个男孩走了过来跟她搭讪:「你是莫莫吗?」莫小婉顺着声音往左边看了一眼说:「我是,你好,你是哪位?」男孩开心地笑了:「你好,我是池彪,我们之前在群里聊过的。」痴彪?莫小婉差点笑出声来,还有人起这么逗的名字呢,不过她是真的想不起他是哪位了,只好实话实说:「你好,不好意思,我不太记得了呢。」「哦没关系,现在认识也来得及。」小婉一头雾水,什么叫现在认识也来得及……「我今年29岁,属猪的,你26吧?」「对。」小婉回答他。「可以和你一起吗?」这让莫小婉怎么回答呢?难道说不可以吗?她可从来都不会拒绝别人的,何况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于是答应了池彪的要求,两个人一边攀爬一边攀谈起来,他告诉她自己是邹城人,在大连读书后留在了大连,单身,目前在一家金融公司做理财顾问,刚在甘井子区贷款买了一套八十平米的期房,一年后交房。小婉礼貌地和他交谈着,适当地交换一些个人信息,她觉得这个人虽然有点傻气,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但是人很真诚,让她觉得温暖,让她觉得心里暖,甚至正在驱散几年来一直埋在她心上的坚冰。

  下午四点多,大家都回到山脚下,今天的登山活动很圆满,每个人都很开心,有人提议晚上一起吃饭,借此机会彼此熟悉熟悉,有人说今天不行改天,于是走了一些人,没事的那些商量好了,有人预定了饭店,三三两两开车前往。池彪没有车,要求坐莫小婉的车一起去,小婉欣然应允,两人一路说笑着到了饭店。上午二十几个人爬山,现在吃饭只来了九个,大家也不必太客气,随意就坐后点餐上酒,至于费用么,自然是AA制。池彪坐在小婉的左边,突然靠过来贴着她耳朵,这让小婉有点不适应,说到:「你的那份算我的。」这句话把莫小婉逗乐了,「这样不好吧?不如你把大家的饭都管啦?」她笑的很甜,他看的痴了,为难地说:「那就……太贵了,嗯……」莫小婉看着他的窘状突然觉得好可爱,噗嗤笑了:「我逗你的啦~ 要不,我把你的那份付了吧~ 」说完,笑眼弯弯地看着他。几句话下来,池彪已经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小婉就不逗他了,转移了话题。此刻的莫小婉是开心的,对池彪虽然说不上喜欢,也没有爱情里面的那种好感,但是和他在一起很快乐,她感觉已经好多年没有像今天这样轻松快乐。

  池彪喜欢喝酒,虽然酒量不咋的,他喜欢喝,看见喜欢的女孩就更喜欢喝,小婉也爱喝,在座九位有六位喝酒并且除了池彪个个酒量都不错。吃饭期间,池彪偶尔帮小婉夹菜,小婉也不拒绝,只温柔微笑着说谢谢。

  散席时,大家准备AA买单,那个喝的最多却话最少的男人冷着脸说他买过了,让大家直接走了。莫小婉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眼神有点凶,她忽然有点怕,躲开了他直视的眼神。几个人走出饭店,池彪跟小婉道别后去马路上打车回家了,就在莫小婉走到车门边还没来得及开门的时候,那个冷面男过来了:「我叫桑德,自己经营酒吧生意,今天很开心认识你,我的电话是XXX,你的电话给我留一下。」莫小婉看着这个男人,他虽然依旧没笑,但是样子不像刚才在饭店里那么吓人了。「你好,我叫莫小婉。」她柔柔弱弱的样子让他心动,这应该会是一只很好的小m,想着,心里笑了。

  池彪开始约小婉,莫小婉只愿意和他在网络上聊天,没有见面。莫小婉似乎在等桑德的电话,可是一周过去了,他都没联系她,她想主动联系他,却被那点可怜的矜持阻拦下来。登山运动后第十天,莫小婉终于等来桑德电话,是他们车友会聚餐,他想带她参加,她答应了,那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桑德的奔驰车友会朋友都是有钱人,带的妞或者媳妇也是容貌美气质佳,莫小婉与她们比并不出众,但她那种文雅柔弱的气质显得她与众不同。大家都是有素质的人,性格都不错,所以小婉很快就融入其中,轻松自在地交谈,开心了会笑,桑德冷漠又深情地看着她,感觉很甜,但是她看起来越甜,他那颗变态的心就越狂躁,莫小婉只知道自己又挂上一个金主,却不知道他更是个变态。人们喝着聊着,有人说了一个段子,触及了莫小婉的伤口,她的情绪忽然低落起来,想起顾北,心就抽搐起来,她努力不去想,继续畅饮交谈,直到把自己灌醉了冲出房间。

  桑德的话很少,即时是和朋友们的这种聚会,他一直坐在小婉身边看她的姿态,听她的言语,关心她的言行点滴,现在她情绪急转,跑出房间,他也起身跟了出去,在洗手池边,莫小婉扶着池子痛哭,像陪高昌的国外客户吃饭那次,想到顾北妈妈做的松仁玉米一样,一边痛哭,一边洗脸。桑德走过来,直接从后面抱住她,告诉她:「我会保护你的。」他没有问过她的往事,只是扔给她这句话。莫小婉哭着被他抱在怀里,她选择相信他的话,或者无关相信不相信,她选择依靠他,依赖他,因为她不想做一个没人要的小姑娘,她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有力的臂膀,多金的钱袋,她回不到与顾北相爱的时光里,能回到被高昌呵护疼爱的年代也好。

  桑德比高昌年轻,他只比莫小婉大13岁,开一辆奔驰GL系列大越野,至于他的生意,就是三家酒吧,五家丝足按摩店,与人合开,五五分成,他的酒吧时常有色情表演,按摩店的小姐更是常去做暗娼拉客,不知道他和高昌谁更有钱,但是论出手,桑德比高昌大方不止一点。在莫小婉成为桑德的小三的第二个月,桑德带她与他的合伙人张宏以及一位老顾客老朋友杜洪涛吃饭。

  这是一家日式饭店,单间的门是木质拉门,进来之后脱鞋盘腿而坐,吃着日餐,喝着日本清酒,舒畅惬意。张宏话不多,属于高冷的那种性格,在桑德介绍过小婉和他认识之后,他就没主动问过小婉什么,莫小婉也不会主动去问他,两个人几乎没有交谈。杜洪涛油滑一些,属于自来熟的那种性格,看小婉长得漂亮,就贫嘴逗她玩,不至于只是他们三个老爷们喝酒乱侃,冷落了女孩。

  吃完饭后,四个人分三个方向回家。桑德去了莫小婉租的房子里,一进门他就把她按在餐桌上亲吻,小婉不反抗,把头轻轻歪向一边,任凭他满是酒气的嘴巴亲吻自己的脸,脖颈,由他粗暴地扯开自己的衣服,蹂躏她柔弱娇美的肉体……激情过后,桑德问她:「你想不想要一套房子?」莫小婉当然想,但是她真的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不知道。」她的声音细微而又有些冷淡。桑德说:「不准说不知道,现在告诉我,你想不想要一套房子?想,还是不想。」他的样子让她感到害怕,但是她不想让他不开心,不想失去他,于是按照他希望的,也是如实地回答:「想。」「别这么简单了事,把这句话给我说完整了。」「我想要一套房子,在大连。」小婉温柔顺从地说。「那我送你一套,好不好?」桑德用手托着她的下巴,对视着她的眼睛问。「好。」小婉柔声说。桑德突然把她的下巴抬高,让她的脖子往后大幅度仰起:「不准只说一个字,不准敷衍了事。」小婉被他弄的脖子后仰着,艰难地说:「嗯,我……你送我一套房子……好……」桑德突然笑了,松开手,把小婉搂在怀里,像轻拍女儿一样温柔地轻拍着她的右肩,小婉则像小时候依偎在父亲怀里一样,幸福地靠在这个恶魔的怀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